快捷搜索:

“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张先与他的《天仙子》

“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张先与他的《天仙子》

说到宋朝的著名词人,很多人想到的是:苏轼、欧阳修、王安石、辛弃疾、柳永……这些出现在九年义务教育语文书中的人物。不过,教科书中所摘取的只是一部分代表的词人,在那个词学盛行的时代,这样的词学大家还有很多。比如说,笔者接下来要给各位介绍的这位北宋著名词人——张先。

张先,字子野,婉约派的代表人物。虽然说很多人对他并不熟悉,但这个人在当时的北宋词学上与柳永齐名,算得上是一个词学大家。而说到张先的代表作,那就必须是“云破月来花弄影”的《天仙子》。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这首词是北宋词中的名篇之一,也是张先的享誉之作。在整首词中,最为出彩的莫过于那句“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这首词的下面有一段小注,简要的说明了词人因为感到疲惫,百无聊赖,对酣歌妙舞的府会不感兴趣,因此不愿意再去赴会。而整首词所要描述的也就是这样的心情。

词人自己何尝没有想过要借着喝酒听歌来排遣自己内心的苦闷。不过,在这首词中,词人开头就为我们说明了,他在家里品着酒听了几首小曲之后,这满心的愁绪非但没有排解反而是更加的忧愁了。于是词人只好在喝了几杯闷酒之后便混混地睡去,只是一觉醒来这一天已经过了一半,自己的醉意已醒,但忧愁却是丝毫没有消减。

“送春春去几时回”点明了词人这是临老伤春之作,而伤春的内容仍然是年轻的时候发生的风流之事。原因如下:一是,我们可以从后面的“往事后期空记省”一句得出这样的信息;二是,在词的下片词人特意点出了“沙上并禽池上暝”,意思是说,鸳鸯这样的水鸟,天一黑就两只栖在一起,十分的亲昵,而自己却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独居于此。

两个春字连在一起,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不尽相同。前一个春字所指代的是季节,指这大好的春光。而下面的“春去”不仅表现了年华的易逝还包含了词人对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的追忆和惋惜。这就又与后面的“往事后期空记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词人所“记省”的往事并非是一般的感叹时光的易逝或者是伤人之事,而是有具体的内容的。不过词人在此并没有点明这究竟是什么事,说得很含蓄,在意境方面上给读者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在下阕,词人起句写到鸳鸯不在乎春天是否离去 只要自己不是孤单一个内心就已经满足了;风起了,霎时间便吹散了云层,月光也因此透露出来,而花被风所吹动,也竟然就在月光之下婆娑弄影。看到这样的情景,词人的内心得到了片刻的慰藉。“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之所以能够流传千古,不仅在于它的修辞炼句,主要是在于词人将这一天的苦闷,在这一天之中所品尝的即将流逝的春意通过生动妩媚的形象给传汇出来了,有着无限的美感。

接下来词人写他进入室中,点燃烛火,隔着屏幕,烛光在微弱的照着庭院。暮春时节的天仍然有些凄冷,风悄悄地来到了庭院里,不过庭院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了。所有人都早早地去休息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独自惆怅。不过,在这风的吹佛下,明天早上我应该能够看到落花铺满道路吧!

张先的这首《天仙子》在当时就已经是广为流传了,陈师道、杨慎、王国维等人都对这首词评价极高。在所有的宋词《天仙子》中,张先的这一首无疑是最出彩的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