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债务危机发酵:自救!国内钢企硬撑

  受债务及铜价下跌等因素影响,曾经风光无限的矿业巨头嘉能可12月初再次迎来一轮股价暴跌,9日股价一度暴跌9个点。10日上午嘉能可宣布股票短暂停牌。大宗商品寒冬,国际油价近日暴跌6%,刷新近7年低位;而铜价也跌至10年来最低水平。

  10日下午晚些时候,嘉能可在官网发布了该公司最新的债务削减计划。嘉能可将加速对债务及资本支出的削减,债务削减目标在9月再上调30亿美元,拟在明年底将净债务降至180亿美元。2016年的资本支出则由50亿美元下调至38亿美元。

  减债目标再上调30亿美元

  在股价第二次暴跌和债务违约风险高企的当口,嘉能可将股票短暂停牌,宣布了新的减债计划。

  嘉能可CEO伊凡格拉森博格表示,9月,我们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削减债务,并取得了显著的进展,截至目前已完成了大约87亿美元的削减计划。

  在这份最新声明中,嘉能可称将在9月百亿(美元)减债计划的基础上,继续上调债务削减目标,争取在明年年底前其净债务削减至180亿到190亿美元之间,同时将资本支出由早先预计的50亿美元进一步削减至38亿美元。

  伊凡格拉森博格称,嘉能可已做好准备,在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环境下,创造更多的现金流。我们始终保持高度灵活性,并会继续评估是否需要采取更大力度的债务削减动作。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对嘉能可的命运表示了极大担忧。徐向春称,这周股价暴跌,是第二次暴跌,投资者现在对嘉能可的信心已经很难恢复。

  矿业寒冬这个大环境,铜价已经跌到7年最低,铜消费大国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铜产品需求疲弱,铜价也许还会更低。谁也不知道矿业寒冬还会持续几年,矿业巨头注定了还要过上几年苦日子。徐向春称,接下来,嘉能可也许还将继续面临债务违约甚至濒临破产的风险,除非大宗商品价格能在未来几个月时间里大幅上涨。

  受累铜价暴跌

  嘉能可是一家大型综合矿企,2015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行中名列第10。

  目前嘉能可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金属及矿产、能源产品、农产品,三大板块对营收的贡献率分别为59%、29%和12%。在贡献最大的金属矿产中,铜、镍、锌,分别贡献了2014年业绩的36%、7%和5%。从数据也可以看出,铜产品对嘉能可的业绩影响非常大。

  今年上半年以来,随着全球需求放缓及供应过剩,大宗商品的价格普遍下滑。铜价连续数月跌跌不休。8月19日、24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价格指数多次刷新2009年以来的最低纪录,最低至4855美元/吨。

  受累于铜价暴跌,嘉能可的业绩也大幅下滑。据其2015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嘉能可经营录得净亏损6.7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则净赚17.2亿美元;上半年营收额857亿美元,也比去年同期大降25%。

  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由于前些年对上游矿山资产的激进并购,嘉能可的净债务已达300亿美元。而美银美林在10月的一份研报称,嘉能可牵涉在所有金融机构的风险敞口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此前,嘉能可面对债务压顶,被迫宣布将采取出售资产、铜矿减产、暂停派息及定增募资25亿美元等多项措施断臂求生。

  但显然,嘉能可并未能真正化解债务违约的风险。海通证券研报数据显示,嘉能可的还债压力集中在2015年和2016年,共计321亿美元。2015年上半年的净现金流入仅为2.38亿美元,市场越来越担心该公司是否有能力偿还其债务。

  与此同时,嘉能可的债务违约风险也在飙升。截至9日晚,嘉能可的信用违约掉期(CDS)价格大涨至900个基点以上,这也便其违约风险达到了54%,创下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专家:国内钢企也面临债务违约风险

  嘉能可所面临的困境并不是孤例。在国内,受矿价、钢价连续下跌及需求萎靡等影响,国内矿山及钢铁企业也同样面临着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跌、需求萎靡及资金链紧张等经营窘境。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全国大中型钢企累计亏损386.38亿元,其中钢铁主业亏损720亿元,101家大中型钢铁企业中有48家亏损,亏损面扩大至47.5%,亏损额再创年内新高。而钢铁重点地区河北省的钢铁业亏损面更高达60%。

  钢铁行业其实也可以视为中国工业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经济增速放缓,地产基建等领域的钢材消费量的增长也在逐步放缓,而产能供给却依然过剩。与之类似的还有水泥、玻璃、有色、煤炭等行业。

  徐向春表示,与嘉能可这样的外企不同的是,国内的钢铁、矿山企业多为国企,还有的是地方的经济支柱企业,很难轻易裁员、关停甚至破产。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陷入亏损的企业也都苦苦坚持生产,因为一旦停产就失去了份额,谁都想撑下去,不被淘汰。此外,这些企业还要面临银行抽贷的压力。现金流断链的风险已成为悬在钢铁和矿山企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此前在第十一届环渤海钢铁市场论坛上表示,钢铁行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债务问题,行业平均负债率高达70%,比亚洲金融危机钢铁行业困难时期的56.5%高出十几个百分点,而且资金成本居高不下,也高于中国制造业55.7%的水平。

  李新创透露,从中钢协统计的一百家大中型钢企来看,债务总额大约3.3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35万亿元,另外2万亿元也是变相的银行贷款和其它的资金来源。尤其是大宗商品的市场寒冬,企业应收账款和应付帐款均大幅提升,钢铁企业的资金链都相当紧张。此外,12月还是银行还款的年度节点,钢厂面临的还款压力陡增,或有一批钢厂存在违约风险。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12月7日还发布了中国和全球钢铁需求预测报告。报告预测,今年和明年的钢材需求和粗钢产量都将从峰值回落,而今年则是粗钢需求和消费量首次出现实质性减少的转折年,钢铁行业将就此进入减量周期。

  2015年中国钢材需求量同比下降4.8%至6.68亿吨,同期铁矿石(折品位62%)需求量小幅减少0.4%至11.2亿吨,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将达到79.5%;2015年粗钢产量预计将同比下降2.1%至8.06亿吨,明年将降至7.81亿吨。报告还预测,2016年中国钢材的需求也将继续降低到6.48亿吨,同期铁矿石需求量则将继续下降至10.73亿吨。

  李新创在会上介绍,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已经到了转折点,开始进入减量增长的周期。今后中国钢铁的需求和产量继续下滑的趋势不可逆转,预计2030年中国的钢铁需求将降至4.9亿吨。

  李新创认为,这种大的格局变化,将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许多变化。未来,钢铁企业的关停破产将会增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特别是为钢铁产业服务的煤炭产业和铁矿石行业,都会面临巨大挑战。

  徐向春分析,中国钢铁、矿业企业债务负担沉重,资金链紧张,但却难于停产、破产。一方面是钢铁企业员工众多,一家大型国有钢企的员工人数可能有好几万甚至十几万人,破产会带来人员安置困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