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画家卢士杰:写意花鸟画中的线条“三试两阶段”,简单易学出

卢士杰,男,1966年11月出生,山东济南人,齐鲁闻韶书画院院长。2014年开始,连续在国内外多地举办展览,受到广泛好评和赞誉。作品深受书画爱好及收藏者的青睐。作品被美国、俄罗斯、英国、日本、韩国、马来西亚、中国台湾、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爱好者收藏。

1

花鸟画作品少不了点、线、面组合,其中线条的灵活运用,能增添画面区位感、节奏感。

好的线条经营,疏密得当,能使画面开合有度、纵横肆意、气势磅薄、形神兼备。

书法入画自宋代提到理论高度,历经千百年不断被验证,并成为品鉴国画作品格调高低的重要尺度,也是验证一个画家艺术实力的标杆之一。

卢士杰先生早年主要研习书法,前15年,以二王为主,后10年专攻《爨龙颜》碑。之后转向写意花鸟画十年有余。

开始画画,随意写之,感觉痛快淋漓,便问同行:画中的线条,能看出书法的功力吗?同行说:看不出。

于是很失落,同时重新审视书法线条和花鸟画线条的不同之处。

书法线条,中锋用笔的疾缓顿挫、反转缠绕,出现“锥画沙”“屋漏痕”“如印印泥”“飞鸟出林、惊蛇入草”的感觉。

伴以侧锋、偏锋的灵活运用,使作品跌宕多姿,富有变化。不断调锋运势,行进中提按顿挫,辗转翻折,细微中调整速度,出现迟涩、徐疾、燥润,使书法俊俏多姿精神外拓。

但花鸟画的线条用笔更丰富,怎样融会贯通有机结合才能飞舞灵动,进而“活”起来?“书法入画”,要“入的进来”“融的进来”“活的起来”“神的起来”。

2

翻开书本,查看花鸟画中的相关资料,古有“十八描”,后有勾勒皴擦,正逆反转等论述,天花乱坠,眼花缭乱,高深之极,让人望而却步。

抛开理论,逆向思维,从纸上找感觉,不失一种好的尝试。拿一支笔,一张宣纸,三试奇效。

一试:饱蘸浓墨中锋篆意,任毛笔在纸上跌打滚爬,提按顿挫,舞动翻转,然后飞鸟出林,就用书法的功力或篆意缠绕,或碑意顿挫,或星行云流水,然后从线条的效果寻找生活中物象的质感雷同,感悟大自然物象与书法线条的联系。

于是有了梅的苍辣,藤的缠绕,兰的飘逸,竹的风影……婉转顿挫、柔韧洒脱的韵律随之产生。加之写生体验,融会贯通。

二试:墨有五色。用毛笔调试水分,或逆或顺,大刀阔斧,龙飞凤舞,体会韵味。中国画又称水墨画,但画中无笔无骨,无骨则无神,水墨适度,神采无限。

三试:墨加不同淡色、浓色、复色,飞动翻转,力透纸背,神品映现。

线条、墨色、颜色水乳交融,意识流至物象形神韵。

找到线条艺术与生活物象的联系,接下来的功课就是融会贯通活学活用。

3

我们可以把花鸟画中的线条感受分为物理感受和精神感受。第一阶段,用物理现象审视线条与物象表现符号的对接,通过写生从大自然的物象中感悟,提炼线条。

通过实践,解决线条质感,谨慎经营,增强对毛笔线条的控制力。逆入平出,时而折以成方,时而转笔成圆。

或艰涩逆行,或行云流水,或穿插掩映,或交转回旋,表现出物象的质感和力度。

厚实而不臃肿,流畅而不柔弱,缠绕而不凌乱,线疾不飘,线涩不滞。体现出线条舞动的力量。

花鸟画中的线条儿也有“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的感觉,吴昌硕大师真是用线高手,痛快淋漓,雄健有力。

第二阶段便是画出带情感的线。不拘泥于清规戒律,形成独特表现形式,独特的绘画语言,带画家精气神的线。

绘画前,充分运势,成竹在胸,或喝上一口烈酒,或感染在刀郎云朵高亢的旋律中,然后聚全身之力,通过笔豪尽情挥洒,那种力量瞬间凝聚笔豪,像火山迸发,像开洪泄流,一泻千里,顺势流淌。

从线条中便感知画家的性情、修养和功力。或像古藤老树,老辣厚重,稳重典雅;或像滑冰赛手单腿划出的弧线,轻柔飘逸;或雪中寒梅,坚强挺拔中蕴含婀娜之意。

他的老师赵英水教授便是用线高手,其作品大开大合,汗畅淋漓,大有气吞山河之势。

他的画室始终挂着赵老师的一副线作。经常寻味玩索、感悟领会。

线条,是画家艺术创作最重要的语言,线活了,触类旁通,满盘皆活。

(此文为陈晓辉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卢士杰作品欣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