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大陆制造业“痛得发麻” 台湾不要幸灾乐祸

  台湾朋友老爱问我:大陆经济是不是越来越差?大陆的制造业是不是都在倒闭?打开大陆报纸,跟制造业有关的资料确实不好;和企业界聊天,他们确实埋怨日子不好过;看各类研究报告,大部分的实体经济确实艰难。但是如果你去看看深圳、杭州、苏州等地的高新技术企业,同样是制造业,他们的日子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们的挑战不在市场需求不足,而是根本招不到想要的人才。所以我觉得大陆制造业其实不是快死了,只是正在历经从极不正常转回正常的痛苦。

  台湾不要只会幸灾乐祸,而是应该严肃面对:一旦中国制造产业浴火重生,台湾的产业艰难才要开始。

  台湾观点

  犹记2008年中国「4万亿」刺激计画,全球各国政府同声感谢。中国在那两年面子极大,但里子却是一塌糊涂、惨不忍睹。时至今日,那场「4万亿」给中国留下的是:彻底泡在水里的如山债务,还有不知道用多少时间才能消化的过剩产能;当然也才会有那个我们怎么看都看不懂的供给侧改革。

  中国制造自诞生之日起就带着灰色的标签,比如血汗、剥削、无含金量,还有什么产业链最低端等等,即便是在其最辉煌的时候,大家在谈论起制造业时,也常常充满着鄙夷的口气。在这种舆论环境中,制造业运作正常还好,一旦出现任何状况,都会被舆论无限放大,自去年开始,珠江、温州、东莞等地的制造工厂纷纷陷入倒闭潮,也助长了舆论的批评之风,大家解剖完企业倒闭的原因之后,似乎也在寻找一种终于可以盖棺定论的快感,那就是中国制造业真的不行了。

  但我不这么认为,默默耕耘、辛苦转型的大陆企业其实不少,对大陆制造企业的股权投资我今年还要加码,因为当大部分企业陷入亏损甚至倒闭的时候,我发现还是有一些企业的业绩让我眼睛一亮。中国制造业冰火两重天的局面,让我看见的是一个转折,一个会痛却有希望的转折。

  痛得发麻乃是必然

  曾几何时,中国制造风靡一时,特别是一些中小型制造业成为整个大陆经济的有力补充,掘到了第一桶金之后,暴发户开始自诩为企业家,有的甚至出书立传、到处走穴,但企业家和暴发户最本质的区别正在于对企业永续经营的思考。

  中国制造的黄金十年,其实也是劳动力最廉价的十年,那时候的工人不仅廉价、而且听话。因政策倾向制造业,使得土地、材料成本大幅下降,这才促成了中国制造最核心的价格竞争力,此外,国外的资本同样看中了这里宽松的政策和勤劳的人民,加上领导比较关心政绩和经济指标,至于环境治理或者人才培养这种需要深耕、文火慢炖的事儿,从来只是下一届的任务,久而久之,中国制造赢得了订单,却失去了内蕴。

  拿温州举例,这座城市号称中国制造业之都,他们生产出来的眼镜、鞋子、打火机等日常用品曾经销往全球,这里的土着居民因此瞬间暴富,而且富得流油,但这种富裕是短暂的,他们只是抓住了全世界旺盛的需求以及廉价生产质料的差价,商业模式和制造水准,都不具备特别的深度,于是很容易被模仿。随着同质化制造的出现,相同产品出现产能过剩的危机,昔日可观的利润也就慢慢地被蚕食了。

  接着各地领导们开始发现品牌溢价、高新技术能赚到更多的钱,于是在改革的红旗下,东南沿海城市开始驱赶制造业,不仅之前的税收、土地优惠政策渐行渐远,还不断提高最低工资,使得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荡然无存,富士康从深圳陆续迁往郑州和昆山,就是最鲜明的写照。

  如果说政策是中小制造业的天灾,那么,房地产则是中国制造的人祸,最着名的温州炒房团,大部分的成员就是原来的制造业主,他们对比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利润之后,开始把大量资本投入房地产,形成了鬼屋、无人居住的空屋,也套牢本该用于升级设备、培养人才的资本。其中部分资本甚至转移到股市,让他们承受着一轮又一轮的割韭菜。

  浴火重生正在演绎

  中国制造业是在集体过冬,有的甚至已经冬眠,但这并不包括所有的制造业,有些厂房正变得越来越拥挤,因为要提高UPH(每小时产出),越来越多闲置空间架起流水线,也变得越来越热,因为越来越多新设备正散发出新能量,工人不担心失业,甚至不担心收入降低,在他们眼中,流水线是不会停歇的,偶尔地旷工反倒是成了工作之中的调剂,总之,这里不缺订单、不缺钱,中国制造业的冷气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

  其中,最耀眼的明星非华为莫属,他们的科技含量在大陆国内屈指可数,但正如三星的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华为也正开始锱铢必较地打磨自己的产品,并逐步从基础的电信设备扩展到智慧型终端,以及晶片领域,他们的Mate7在英国等欧洲国家受到欢迎,这源于他们电信品牌的加乘,更是对制作工艺的不断追求。于是乎越来越多的大陆名牌大学毕业生以进入华为为荣,但华为却懂得居安思危,每年坚持把利润10%投入研发,同时,也有相当的比例分到员工手中,留下人才,培养浓重的工程师文化,希望逐渐建立万事不拔之基。

  两岸竞赛才要展开

  在中国,不管好企业、坏企业,大家都赚钱的日子已经不再,市场需求小了、环保要求高了、最低工资高了,某些企业自然无法生存,这是必然,真心没必要惋惜。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下,想赚钱,可以,自己努力拿出自己的产品,有自己的人才队伍,有自己的技术队伍,有自己的销售管道等等。一个国家连产业转型这点阵痛都承受不了,那就不要妄谈产业升级了。我个人坚信大陆现在的转型是会得到回报的。

  太聪明的人,一般是做不好制造业的,这个行业里没有快速赚钱的途径,也容不下急功近利的人。真正会拉开两岸差距的,一不是政治,二不在政策,更核心的因素则是企业本身,一种工匠精神,一种基本功的精神。当台湾沾沾自喜于被列入准备取代金砖四国BRICs的TICKs时,别忘了中国仍旧置身TICKs之中,两岸产业的竞赛才要开始,虽然不该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但也不要一股脑看衰他人,忘了自身也在竞赛淘汰之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